歡迎來到云南昆明律師網

邵興玲、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第一人民醫院醫療損害責任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2019-09-19 來源:裁判文書網 作者:admin
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8)云01民終7176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邵興玲,女,1984年4月14日生,漢族,住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
委托訴訟代理人:易德祥,云南尚祥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第一人民醫院,住所地云南省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仁德鎮文苑路**。
法定代表人:徐正憑,系該院院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駱珅方,云南法聞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上訴人邵興玲因與被上訴人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第一人民醫院(以下簡稱“尋甸縣醫院”)醫療損害責任糾紛一案,不服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人民法院(2018)云0129民初103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9月25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邵興玲上訴請求:一、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邵興玲的一審全部訴訟請求;二、由尋甸縣醫院承擔一、二審案件受理費。事實和理由:首先,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以致裁判結果不公。邵興玲自2017年8月7日13時40分入住尋甸縣醫院待產過程中,尋甸縣醫院根本就沒有告知邵興玲及其家屬米索前列醇的危害、禁忌,否則邵興玲就不可能同意進行陰道自然順產,尋甸縣醫院的該行為違背了法律規定、醫療常規及技術規范的要求,同時,在待產過程中,邵興玲曾要求進行剖腹產,但尋甸縣醫院稱能順產為何還要剖腹產。其次,從鑒定內容來看,鑒定機構主要從技術層面進行鑒定,并沒有考慮到尋甸縣醫院為邵興玲提供診療過程中監護不到位,擅用催產素等可能導致子宮破裂等一系列問題,進而將過錯參與度評定為50%不符合常理,更不符合法律及醫療技術規范,而人民法院在進行審理時也未綜合多方面因素進行考量,僅以鑒定機構出具的過錯參與度為標準對本案作出判決。最后,尋甸縣醫院的行為造成邵興玲子宮缺失、胎兒死亡、右側卵巢切除、膀胱破裂,以致邵興玲喪失生育能力,給邵興玲造成無比沉重的精神痛苦。精神損害撫慰金的對象是精神損害,不是物質損害,故邵興玲訴請的精神撫慰金5萬元符合本案實際。同時,精神損害賠償具有整體補償性質,不能按比例分攤,而一審判決卻將精神損害撫慰金按比例分擔的做法違反法律規定。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支持邵興玲的上訴請求。
被上訴人尋甸縣醫院答辯稱,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錯誤,請求二審人民法院依法維持原判。
上訴人邵興玲向原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決尋甸縣醫院賠償邵興玲經濟損失人民幣456294.23元(包括醫療費、后續治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交通費、殘疾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鑒定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費用);2、本案訴訟費由尋甸縣醫院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邵興玲2017年8月8日13點40分因“停經9月余,要求入院待產”收住尋甸縣醫院,入院初步診斷:G2P1孕42-1W單胎頭位待產,下午14:00分,因待產婦無產兆,繼續妊娠可能發生胎兒過熟綜合征、胎糞吸入綜合征。因此尋甸縣醫院建議陰道后穹隆放置米索前列醇1/8片,促進宮頸成熟,征求患者及家屬意見,邵興玲及其家屬經考慮后,表示同意,要求用小劑量米索前列醇引產,誘導宮縮。2017年8月8日03:40,完善相關檢查后,擬陰道試產,試產過程中于17:58分有不規律宮縮,產程及胎心變化,宮口于03:00開全,先露-1cm,持續胎心檢測,3:30分左右邵興玲忽感惡心、乏力,后面色蒼白,大汗淋漓,尋甸縣醫院立即測血壓,靜推地塞米松針10mg,開通另一條靜脈通道,再次測血壓,胎心未探及,考慮“子宮破裂,失血性休克”,即行剖腹探查術。8月8日09:10檢查:“子宮破裂,失血性休克,失血性貧血,G2P1孕42-1W單胎頭位臨產,胎死宮內”,尋甸縣醫院5:00行子宮切除,左側輸尿管放置輸尿管支架,修補膀胱,清理左側闊韌帶積血,檢查無滲血,關閉腹膜,放置腹腔。卵巢增大約7×6×5cm3改變,考慮卵巢腫瘤剔除術,右側卵巢成形,查無初學,逐層縫合腹壁。術后診斷;1)、子宮破裂;2)、失血性休克;3)、失血性貧血;4)、G2P1孕42-1W單胎頭位剖腹取胎術后;5)、胎死宮內;6)、膀胱破裂修補術;7)、左側輸尿管支架放置術;8)、卵巢腫瘤。分娩補充記錄:胎兒掉入腹腔內,胎盤隨胎兒掉入,胎兒及胎盤飄于血中,已無生命跡象。云南鼎豐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意見:受檢者邵興玲之女系子宮壁破裂,胎兒掉入腹腔缺氧窒息死亡。用去鑒定費10000元。經昆明法醫院司法鑒定中心綜合分析:(一)、尋甸縣醫院為邵興玲提供的醫療服務行為有過錯。過錯為:醫方在邵興玲陰道試產過程中監護、觀察不到位。2017年8月7日13時40分患方因“停經9月,要求入院待產”入住尋甸縣醫院。入院后給予米索前列醇引產,該藥使用時間無記錄。試產中未進行胎心監護,自2017年8月7日17:58至01:40產程中先露部棘平線持續-3,胎頭下降無進展,01:40至02:42未觀察宮口、先露部棘平線等。醫方在患方胎頭下降無進展時觀察不仔細,未明確原因并采取積極有效搶救措施;(二)、根據第8版《婦產科學》子宮破裂病因如下:瘢痕子宮,梗阻性難產,子宮宮縮藥物使用不當,產科手術損傷,其他(子宮發育異常或多次宮腔操作)。尋甸縣醫院在邵興玲陰道試產過程中使用米索前列醇,具體使用時間不詳,產程中未進行胎心監護,胎頭下降無進展時,未及時明確病因并采取積極有效搶救措施與邵興玲子宮破裂之間有因果關系。根據新生兒記錄及云南鼎豐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意見書:邵興玲之女系子宮壁破裂,胎兒掉入腹腔缺血缺氧窒息死亡。綜上所述,尋甸縣醫院的醫療行為過錯與邵興玲胎兒死亡之間有因果關系;(三)、邵興玲產程中無直接證據顯示尋甸縣醫院有產科手術損傷引起子宮破裂情況。邵興玲存在胎頭下降無進展病情。綜上所述,尋甸縣醫院的醫療行為過錯參與度建議為50%。依據上述分析,昆明法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結論:(一)、尋甸縣醫院為邵興玲提供醫療行為有過錯;(二)、尋甸縣醫院的醫療行為過錯與邵興玲胎兒死亡之間有因果關系;(三)、尋甸縣醫院的醫療行為過錯參與度建議為50%。另經昆明法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鑒定:(一)、尋甸縣醫院為邵興玲提供醫療行為有過錯,醫療行為過錯與邵興玲子宮切除、膀胱修補及右側卵巢切除術之間有因果關系,過錯參與度建議為50%。(二)、1、邵興玲子宮全切、膀胱修補及右側卵巢切除術達到一項七(柒)級傷殘,一項九(玖)級傷殘,一項十(拾)級傷殘;2、邵興玲的誤工期評定為150日,護理期評定為60日,營養期評定為60日;3、邵興玲后期醫療費用評估為伍千元整。用去鑒定費23080元。另查明,邵興玲在尋甸縣醫院治療總計29天,邵興玲與前夫于2007年11月17日生育女兒馬官燕須撫養,邵興玲父親邵勤國1957年4月19日生須贍養,邵勤國生育一子一女。
一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五十四條規定:“患者在診療活動中受到損害,醫療機構及醫務人員有過錯的,由醫療機構承擔賠償責任。”可見,院方在診療過程中是否存在過錯,是承擔賠償責任的前提。經昆明法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鑒定:(一)、尋甸縣醫院為邵興玲提供醫療行為有過錯;(二)尋甸縣醫院的醫療行為過錯與邵興玲胎兒死亡之間有因果關系;(三)、尋甸縣醫院的醫療行為過錯參與度建議為50%。另經昆明法醫院司法鑒定中心鑒定:(一)、尋甸縣醫院為邵興玲提供醫療行為有過錯,醫療行為過錯與邵興玲子宮切除、膀胱修補及右側卵巢切除術之間有因果關系,過錯參與度建議為50%。根據鑒定結論及尋甸縣醫院對邵興玲的診療過程等因素,一審法院確定院方承擔本案60%責任,邵興玲承擔40%的責任,邵興玲的損失根據法律規定計算如下:1、后期醫療費5000元;2、誤工費29天﹢誤工期150天,每天160.73元,為28770.94元;3、住院伙食補助費住院29天,每天100元,為2900元;4、營養費29天﹢營養期60天,每天50元,為4450元;5、交通費依照就醫及鑒定情況酌情認定1500元;6、護理費29天﹢護理期60天,每天160.73元,為14304.97元;7、殘疾賠償金(因邵興玲懷孕前長期在尋甸縣六哨鄉鄉政府所在地工作,生活來源來自于鄉鎮,其賠償標準應當按照城鎮居民計算)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996元×20年×傷殘系數(40﹢2﹢1)%,為266565.60元;8、被扶養人馬官燕生活費,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19560元×8年÷2人×傷殘系數43%,為33643.20元,被扶養人邵勤國生活費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8027元×8年÷2人×傷殘系數43%,為31064.49元;9、邵興玲所分娩成型胎兒因院方的部分過錯未能成活,加之邵興玲子宮切除、右側卵巢切除必然給邵興玲帶來精神上的痛苦,結合院方過錯程度,損害后果,當地居民生活水平等因素,酌情支持精神撫慰金30000元;10、鑒定費33080元。損失總計451279.20元。邵興玲的其他請求,不符合法律規定,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二十六條、第五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八條,《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十三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九條之規定判決:一、由尋甸縣醫院賠償邵興玲損失451279.20元的60%,即270767.52元;二、駁回邵興玲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7750元,減半收取3875元,由邵興玲負擔1550元,由尋甸縣醫院負擔2325元。
二審中,雙方當事人未提交新證據。
經審理,除雙方當事人一致認可一審判決第三頁倒數第二行“2017年8月8日13時40分”入院時間的事實認定系筆誤,二審應糾正為“2017年8月7日13時40分”之外,其余一審判決確認事實與二審查明事實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歸納雙方訴辯主張,本案爭議焦點在于:一、涉案損害賠償的責任比例應如何確定?二、精神撫慰金的認定及其金額如何確認?
本院認為,上訴人邵興玲二審僅對責任承擔比例及精神撫慰金的認定及處理提起上訴,其未對一審法院認定的其他損失的金額提出異議,且被上訴人尋甸縣醫院在一審判決后亦未就此提起上訴,應視為雙方對一審確認的其他各項損失金額予以認可,故除精神損害賠償金3萬元外,其他各項損失金額為421279.20元,本院依法予以確認。與此同時,昆明法醫院司法鑒定中心所作司法鑒定意見書的鑒定主體具備相應資質,鑒定程序合法,鑒定結論真實客觀,應予采信。邵興玲雖以部分鑒定結論明顯依據不足進行抗辯,但并未提出合法有效的證據反駁,該抗辯不能成立。根據昆明法醫院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的認定,邵興玲在尋甸縣醫院診療過程中,尋甸縣醫院的醫療行為存在過錯,并與邵興玲胎兒死亡、子宮切除、右側卵巢切除及膀胱修補具有因果關系,尋甸縣醫院過錯參與度為50%,一審判決綜合考量醫院的診療過錯及邵興玲的受損害情況之后,酌情確定尋甸縣醫院承擔60%的賠償責任趨于公平,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確認并依法認定尋甸縣醫院應對邵興玲除精神賠償損失外的其他損失的60%的予以賠償,即421279.20元×60%=252767.52元。另,因尋甸縣醫院的醫療過錯行為造成了邵興玲的身體損傷及精神痛苦,尋甸縣醫院對此應通過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的方式對邵興玲進行利益填補和精神撫慰。為此,結合尋甸縣醫院診療行為的過錯程度和邵興玲所承載的精神傷害程度并考慮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一審法院酌情認定應賠償精神撫慰金30000元并無不當,但對精神損害撫慰金予以分攤的處理欠妥,本院依法予以糾正。另,因邵興玲在本案起訴時尚未就發生的醫療費問題與尋甸縣醫院進行最終結算,如結算時存在爭議,雙方可另案進行處理。
綜上所述,上訴人邵興玲的上訴請求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二十六條、第五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人民法院(2018)云0129民初103號民事判決;
二、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第一人民醫院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邵興玲損失252767.52元;
三、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第一人民醫院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邵興玲精神損害撫慰金30000元;
四、駁回邵興玲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金錢給付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7750元,減半收取3875元,由上訴人邵興玲負擔1550元,由被上訴人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第一人民醫院負擔2325元;二審案件受理費3910.23元(鑒于邵興玲已預交上訴費7750元,余3839.77元先行退還邵興玲),由上訴人邵興玲負擔1564.09元,由被上訴人尋甸回族彝族自治縣第一人民醫院負擔2346.14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起 俊
審判員 彭 韜
審判員 汪 佳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
書記員 羅明珠

云南律師,昆明律師,找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委托云南|昆明資深律師,重大案律師,知名律師維權,需要婚姻家庭,交通事故,經濟合同糾紛,刑事辯護律師,就上云南昆明律師網
滇ICP備12000640號 滇公網安備:53011202000505號 版權所有:易德祥律師 技術支持:找法網   返回首頁 您是本站第 位訪問者

大乐透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