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云南昆明律師網

楊加昆、吳紅仙等與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一審行政判決書

2019-09-19 來源:裁判文書網 作者:admin
云南省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8)云01行初72號
原告楊加昆,男,漢族,1971年1月13日生,身份證住址:云南省昆明市五華區。
原告吳紅仙,女,漢族,1972年3月1日生,身份證住址:云南省昆明市五華區。
兩原告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尹煜,云南尚祥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被告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
住所地:昆明市五華區華山西路**。
法定代表人陳偉,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溫曉燕,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法制辦公室副主任。特別授權代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宏元,云南天途律師事務所律師。特別授權代理。
第三人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黑林鋪街道辦事處。
住所地:昆明市五華區西城時代商業廣場**。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11530102767061722Q。
負責人謝永芳,主任。
委托訴訟代理人孔令東,該辦事處副主任。一般訴訟代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陶紅兵,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法律服務所法律服務工作者。特別授權代理。
原告楊加昆、吳紅仙對被告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發布的《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關于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公告》(以下簡稱公告)的行政行為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8年5月16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因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黑林鋪街道辦事處與本案的審理具有關聯性,本院通知其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其后,本案于2018年9月3日公開開庭進行審理。原告及委托訴訟代理人尹煜,被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陳宏元、溫曉燕,第三人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陶紅兵、孔令東均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經合議庭評議,現已審理終結。
被告于2017年11月28日發布的《公告》,對:一、拆遷改造范圍;二、房屋拆遷實施單位;三、搬遷期限;四、限制行為;五、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標準等相關事宜進行公告。
原告訴稱:1、因被告發布的《公告》的行政行為違法;請求撤銷被告所發布的該《公告》,并判決被告就涉及原告的房屋拆遷補償安置事宜重新作出合法的補償安置行為。二、訴訟費由被告承擔。事實和理由:兩原告系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海源社區龍院村第一居民小組居民、系夫妻關系。2003年原告一家批建了位于海源社區龍院村第一居民小組87號房屋。原告一家均由農業人口轉為非農業人口,包括龍院××組全部成員已轉為城鎮居民。2017年11月28日被告發布了《公告》,對東至云冶鐵路,南至海屯路,西至北三環,北至王筇路的區域進行拆遷。原告建蓋的上述房屋也位于被告此次拆遷的范圍之內。
在未取得主管批準使用該片土地的情況下,被告對公告范圍片區進行拆遷改造做法違法。昆明市國土資源局在《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中明確:該項目正在組件,并未報批。所以,該土地沒有審批部門辦理相關審批手續。
本案中被告發布《公告》的行政行為已不屬于過程性行政行為,屬于終極性行政行為。因為在被告發布該《公告》之后,原告及時在行政訴訟法規定的期限內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在法院對該《公告》是否具備合法性尚未作出具體認定之前,被告及相關部門就依據該《公告》,對原告合法所有的房屋進行違法拆除,造成了原告的重大經濟損失。該《公告》的發布與造成原告的重大經濟損失之間具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
綜上,被告在未獲得相關批準文件,未經過合法程序就發布了《公告》,發布程序及內容均屬違法,對原告造成了重大損失。因此,請求支持原告訴求。
被告答辯稱:一、根據昆明市委、市政府工作部署,為保證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順利推進,被告發布《公告》,啟動了該拆遷改造范圍內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工作,原告的房屋在該范圍內,屬于被拆遷補償安置對象。二、根據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國土資源部的解釋意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土地被依法征收后,其成員隨土地征收已經全部轉為城鎮居民,該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剩余的少量集體土地可以依法征收為國家所有。
第三人陳述與被告的答辯意見一致。
被告在舉證期限內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材料及法律法規及規范性文件:
一、《公告》,證明被告發布的《公告》的情況;二、項目范圍圖,證明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的范圍;三、建(構)筑物及附屬設施四方簽證表,證明被拆遷房屋及附屬設施情況;四、昆明市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指導意見,證明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適用的法規。
原告質證認為,對證據一的真實性認可,對合法性不予認可,與本案有關聯;因為缺乏《公告》所需的前置性政府審批手續不合法。對證據二的真實、關聯、合法性均不予認可,因為不是合法證據,涉及的不是項目的真實范圍。對證據三的真實、關聯性認可,但合法性不予認可,因為第三人作為主體簽訂的《房屋拆遷安置協議》不具有合法性。對證據四,因為不能證實此為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適用的法規,規范性文件不能被稱之為法規。
第三人對被告提交的證據材料均無異議,同意被告的證明目的。
第三人在舉證期限內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材料及法律法規及規范性文件:
一、昆明市五華區發展改革和投資促進局號文件【五發改投資(2010)9號】;二、昆明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文件【昆建發(2010)255號】;三、云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云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文件【云建城(2012)875號】;四、云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文件【云發改地區(2011)1897號】;上述證據證明:1、被告及第三人對五華18號道路施工獲得政府相關行政部門批復,《公告》行為完全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2、被告及第三人對云冶鐵路防洪邊溝施工獲得政府相關行政部門批復,《公告》行為完全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五、五華區18號道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群眾征求意見統計表;證明被告及第三人對五華區18號道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的群眾征求意見,獲得95.08%同意率。六、昆明市五華區發展和改革局文件【五發改投資(2018)20號】;七、昆明市城市更新改造工作辦公室復函;證明:被告及第三人對五華區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獲得政府相關行政部門批復,《公告》的行為完全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八、昆明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昆明市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指導意見的通知》【昆政辦(2015)103號】;九、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證明:被告根據昆明市人民政府下發的《昆明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指導意見》【昆政辦(2015)103號】文件精神,經辦公會議研究通過《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第三人為實施單位。十、安置公告;證明:被告根據昆明市委、市政府的工作部署,決定發布《公告》,確定拆遷改造范圍。十一、請愿書;證明《五華18號、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獲得99%的被拆遷群眾堅決支持,期盼早日住上回遷房。十二、照片;證明被告及第三人對云冶鐵路防洪邊溝整治前和整治后區別,從原來的下雨就淹水,整治后的整潔路面。十三、簽證表;十四、情況說明;十五、被拆遷房屋補償款計算;證明:已對被拆遷房屋進行測量,被拆遷戶可以選擇的補償方式。
原告質證認為,對證據一、二、三、四的真實性、合法性認可,但對關聯性、對證明目的不予認可;對證據五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但與本案無關聯;對證據六、七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認可,但對證明目的不予認可;對證據八、九的真實性認可,對合法性、關聯性、證明目的不予認可;對證據十的真實性、關聯性認可,但對合法性及證明目的不認可,缺少相應的審批程序;對證據十一的真實性認可,對合法性不認可,不能證明《公告》具備合法性;對證據十二真實、合法性認可,但與本案無關聯;對證據十三、十四、十五的真實無異議,但對合法、關聯性不予認可,無原告簽字,不能認定《公告》合法。
被告對第三人提交的證據材料無異議,同意第三人的證明目的。
原告在舉證期限內向本院提交以下證據材料及法律法規及規范性文件:
一,原告公民身份證、戶口本、結婚證;證明原告居住及所有的房屋位于五華區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的拆遷范圍內,是本案的適格主體。二,1、2003年辦理西山區農村居民自建房用地審批表一份,戶主姓名為楊加坤(楊加昆);2、分家協議;3、建房地基申請書一份;4、耕地占用稅完稅證;5、土地補償費、村鎮配套費收款收據一份;6、建房押金退付清單;7、收據;8、昆明市房產管理局【昆房(2008)22號】文件一份;9、龍院村第一居民小組證明一份;證明:原告所居住的龍院第一居民小組自建住房,在2003年3月份就按國家法律規定完整辦理了用地審批手續并交付了各項用地的費用;2008年1月18日昆明市房產管理局《關于停止發放滇池盆地范圍內集體土地上房屋所有權證的通知》的下發,導致原告合法建蓋的房屋未能獲得房屋產權證。但該文件的出臺時間遲于原告合法建蓋房屋的時間;2016年4月20日海源社區龍院村第一居民小組證明在2006年5月23日因國家建設征收土地,農民集體建制被撤銷,全部轉為非農業人口等。三、涉及本案《公告》;證明《公告》不具有合法性,沒有征收土地的批準文件和公共利益建設的批準文件(批復),沒有規劃許可證書,沒有征地公告,沒有立項批準文件,沒有規劃許可證書,沒有召開過聽證會,沒有進行過社會風險評估,沒有委托過第三方的評估報告,屬于程序違法、公告內容違法、沒有合法的主體資格,違法進行征地拆遷房屋的行政行為。四、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辦公室所發的《關于印發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五政辦通(2017)106號】;證明該辦公室不是市、縣級以上的房屋拆遷管理的職能部門對外不具有發布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上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的職能、職權、職責的權利,其所發布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屬超越職權,濫用職權的違法行政行為;也證明了《公告》第五條內容:“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標準按照《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相關標準執行”。這一條款屬于內容違法;并且僅屬于制定了拆遷房屋補償費用的一個參考性標準,對被拆遷戶并不具備法律強制效力,不能強迫被拆遷人必須按照此標準接受拆遷補償條件。五,1、昆明市規劃局《政務信息公開答復書》【XF-2018-015】;2、五華區發展和改革局信息公開答復書【五發改信復(2018)3號】;3、《云南省國土資源廳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云土資公開告知(2018)10號】;4、昆明市國土資源局關于對原告申請公開龍院村四期征地文件的回復;5、昆明市國土資源局五華分局《關于對吳紅仙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的回復》附件:云國土資復(2009)165號、云國土資復(2008)407號、昆政地轉(2009)133號;6、昆明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關于對吳紅仙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回復意見》;證明:現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正在由第三人實施拆遷,沒有相關許可;A5、A6地塊規劃條件已過有效期,四期A7、A8、A9地塊審批正在組件,政府未啟動A5、A7、A8、A9征地工作,征地公告未發布等,依據法律法規被告發布《公告》,該《公告》發布時未取得合法手續。六、關于對市局局長接待日(受理編號13)的回復;證明:《公告》發布時被告未取得征地、征收批文,未發布征地公告。七,1、《國務院關于深化改革嚴格土地管理的決定》【國發(2004)28號】;2、《國土資源部關于嚴格建設用地管理促進批而未用地利用的通知》【國土資發(2009)106號】;3、國土資源部關于印發《關于完善農用地轉用和土地征收審查報批工作的意見》的通知,國土資發【(2004)237號】;證明:農用地轉用批準后,滿2年未實施具體征地或用地行為的,批準文件自動失效;省級國土資源管理部門要加強對城市建設用地批準后實施的跟蹤管理和督促;國務院批準的城市建設用地,自省級人民政府審核同意實施方案后滿2年未實施具體征地或用地行為的,該部分土地的農用地轉用失效等。八,1、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龍院××組97號原告房屋未強拆時照片、強拆后照片;2、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照片;3、五華區規劃18號道路、云冶鐵路防洪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范圍圖;證明原告房屋位于龍院××組,是在《公告》范圍內。
被告質證認為:對證據一的真實性、證明的對象及內容認可。對證據二、三、五、六、七的真實性認可,對證明的對象及內容不認可。對證據四的真實性認可,對證明的對象及內容不認可,方案并非本案審查的具體行政行為。對證據八的真實性、關聯性、證明的對象及內容不認可。
第三人同意被告的質證意見。
本院認為:被告、第三人對原告提交的證據八的真實性提出異議,對其余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其無合法有效的證據抗辯原告證據八的房屋存在的客觀事實、再結合原告房屋已被拆除的現狀,本院對原告提交的證據均予采納。
原告對被告提交的證據二提出異議,但無合法有效的證據予以抗辯,本院予以采納。對證據三、四與本案無關聯,不予采納。對其余證據予以采納。
原告對第三人提交證據五所提異議,因該統計表不能代表全部拆遷戶的意見,本院不予采納;同時,基于相同事由,本院對第三人提交的證據十一不予采納。對證據八、十三、十四、十五與本案無聯,不予采納。對其余證據予以采納。
根據本案有效證據和原、被告、第三人的訴辯意見,本院依法確認如下法律事實:
楊加昆、吳紅仙系夫妻。楊加昆經批準建蓋了座落于五華區××辦事處海××社區龍院村××組居民小組房屋一幢(A7地塊),2018年5月該房屋被拆除。
2010年1月14日,昆明市五華區發展改革和投資促進局發出五發改投資(2010)9號《關于對五華18號道路新建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的批復》,確定項目范圍為“道路建房設起點五華2號道路北延線、止點海源北路”,并要求向相關部門申請辦理手續并取得行政許可后,方可開工等。
2010年4月14日,昆明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作出【昆建發(2010)255號】《關于對五華18號路(五華2號路至海源北路建設工程初步設計的批復》,同意通過評審。
2010年,昆明市規劃局針對五華18號路(海源北路-五華2號路)道路建設工程發出選字第53010120100027號《建設項目選址意見書》、地字第**《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2011年發出(交通工程)建字第30101201100183號《建設工程用地規劃許可證》。
2011年9月5日,云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作出【云發改地區(2011)1897號】《關于昆明主城西片排水管網完善工程二環路外五華區子項可行性報告的批復》,對昆明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關于昆明主城西片排水管網完善工程(二環路外五華區子項)可行性研究報告的請示》涉及的必要性、工程范圍、主要建設內容及規模、節能、投資估算及資金來源、環境效益等進行批復。
2012年11月20日,云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云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作出【云建城(2012)875號】《關于昆明主城西片排水管網完善工程二環路外五華區子項初步設計的批復》,對昆明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關于報請審批昆明主城西片排水管網完善工程(二環路外五華區子項)初步設計的請示》涉及的服務范圍、工程規模及建設內容、工程方案、工程標準、管材、概算、其他及施工圖階段應注意的問題進行批復。
2017年11月17日,昆明市城市更新改造工作辦公室,作出《關于龍院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四期有關事項的復函》,對五華區政府報送的《關于商請將筇王路至海屯路段云冶鐵路防洪邊溝西側至五華18號路東側地塊納入龍苑、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并同意開展前期工作的函》回復:……請按照《昆明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昆明市城市更新改造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的通知》【昆政辦(2015)37號】的相關規定對接規劃部門,申報改造范圍和編制項目修建性詳細規劃方案。
2017年11月20日,五華區政府辦公室作出【五政辦通(2017)106號】《關于印發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實施方案》,內容包括征地拆遷補償安置原則、征遷范圍征遷實施單位被征遷人、限制行為、搬遷期限實施步驟和獎勵優惠時段、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原則、宅基地上住宅安置補償標準、非住宅補償標準、附屬設施補償標準、集體土地征收補償標準。
2017年11月28日,五華區政府作出《公告》,內容包括拆遷改造范圍、房屋拆遷實施單位、搬遷期限、限制行為、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標準。
2018年2月9日,因吳紅仙向昆明市五華區發展和改革局申請信息公開,該局作出五發改信復(2018)3號《信息公開申請答復書》,回復:申請公開相關信息的五華18號道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三期)A5城中村改造項目所在區域,位于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經查,截止目前我單位無該項目立項審批、核準或者備案文件。
2018年2月11日,因吳紅仙向昆明市規劃局申請政務信息公開,該局作出XF-2018-015《政務信息公開答復書》,答復:二、申請公開的龍院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A5、A6地塊)條件現已過有效期;三、申請公開的龍院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A5、A6地塊)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筑工程施工許可證,龍院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四期)規劃條件、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筑工程施工許可等資料,因規劃暫未進入審批階段,未核發相關規劃許可等。
2018年2月11日,因吳紅仙向云南省國土資源廳申請政府信息公開,該廳作出【云國土資公開告知(2018)10號】《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回復:A5地塊經批準農用地轉用及集體土地征收【云國土資復(2009)165號】《關于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海源社區上峰、龍院村城中村改造項目農用地轉用及土地征收的批復》;龍院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公開龍院村(四期)(A7、A8、A9)地塊的征地批復,經核實,暫)地塊的征地批復政府上報的該塊土地建設用地申請,無公開信息等。
2018年2月27日,因吳紅仙向昆明市國土資源局申請信息公開,該局作出《關于對吳紅仙申請公開龍院村三期征地文件的回復》,回復:龍院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涉及A5、A7、A8、A9地塊,A5取得批文,A7、A8、A9正在開展用地報批組件工作,目前政府未啟動征地工作,征地公告未發布,拆遷公告未發布等。
2018年5月4日,昆明市國土資源局五華分局向吳紅仙作出回復:A5取得批文,目前未發布征地公告;A7、A8、A9正在開展用地報批組件工作,目前政府未發布征地公告,未實施土地征收;附件云南省國土資源廳【云國土資復(2008)407號】《關于五華區2008年度第一批城鎮建設農用地轉用及土地征收的批復》、【云國土資復(2009)165號】《關于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海源社區上峰、龍院村城中村改造項目農用地轉用及土地征收的批復》、昆明市人民政府【昆政地轉(2009)133號】《關于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海源社區上峰、龍院村城中村改造項目農用地轉用及土地征收的批復的通知》。
2018年4月16日,因吳紅仙向昆明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申請信息公開,該局作出《信息公開申請的回復意見》,回復:一、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A7、A8、A9地塊未核發施工許可證等。
2018年5月30日,因昆明市國土資源局局長信訪接待,昆明市國土資源局五華分局回復吳紅仙(受理編號13):A5、A7、A8、A9地塊全部位于四期。A5地塊已取得批文,A7、A8、A9地塊正在開展征地報批組建工作,未發布征地公告,未實施土地征收。區級各相關單位將在市政府規定劃定龍院、上峰城中村改造項目(四期)范圍線后,按程序辦理未報批地塊的集體土地征轉用手續等。
本院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集體土地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條“土地使用權人或者實際使用人對行政機關作出涉及其使用或實際使用的集體土地的行政行為不服的,可以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本案中,原告系土地使用權人,與被訴《公告》有利害關系,具備本案原告主體資格。五華區政府作為被訴征遷公告發布者,是本案適格被告。第三人作為房屋拆遷實施單位,與本案的處理具有利害關系。本案涉及“公告”由被告作出,故以區政府為被告提起的行政訴訟,依法應由本院管轄。
本案被訴的《公告》,針對范圍為五華18號道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具備土地征收公告的基本形式要素,對拆遷改造范圍、搬遷期限、限制行為、房屋拆遷補償安置標準等作出了實質性的、對相對人產生約束力的規定,且導致原告房屋被實際拆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條、第四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款,征收集體土地的,應當根據征收集體土地的用途、面積確定批準征地機關,在批準征地機關即國務院或省級人民政府批準后,由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市、縣人民政府組織實施,市、縣人民政府必須將批準征地機關、批準文號、征收土地的用途、范圍、面積以及征地補償標準、農業人員安置辦法和辦理征地補償的期限等,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鄉(鎮)、村予以公告。本案中,被訴征遷《公告》內容模糊,未依法明確記載批準征地機關、批準文號,且經原告申請信息公開后,相關部門明確“A5、A7、A8、A9地塊在四期范圍內”、“五華18號道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所在區域,位于五華區黑林鋪街道辦事處。經查,截止目前無該項目立項審批、核準或者備案文件。”、“無該項目立項審批、核準或者備案文件、龍院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四期A7、A8、A9地塊正在展開用地報批組件工作,目前政府未啟動征地工作,征地公告未發布,拆遷公告未發布。”、“申請公開龍院村四期(A7、A8、A9)地塊的征地批復,經核實,暫)地塊的征地批復政府上報的該塊土地建設用地申請,無公開信息等。”、“申請公開的龍院、上峰村城中村改造項目(四期)規劃條件、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筑工程施工許可證等資料,因規劃暫未進入審批階段,未核發相關規劃許可。”等,可證實五華18號道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的征收在《公告》時,至今未獲得完善的土地征收批復文件,故被告所實施的土地征收行為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作為征收行為外化載體的被訴《公告》程序違法,無事實依據,依法應予撤銷。另、原告訴求“判決被告就涉及原告的房屋拆遷補償安置事宜重新作出合法的補償安置行為。”涉及的是房屋拆遷補償安置事宜,與本案《公告》不是一個行政行為,在本案中不作審查。
綜上,本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第七十條第(一)、(二)、(三)項、第一百零二條,判決如下:
一、撤銷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于2017年11月28日作出的《關于五華18號路、云冶鐵路防洪邊溝建設暨龍院、上峰村(四期)城中村改造項目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公告》中涉及原告楊加昆、吳紅仙土地上房屋項下的部分。
二、駁回原告楊加昆、吳紅仙的其他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昆明市五華區人民政府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曾蕙菁
審判員  黃 紅
審判員  翁世棟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楊 瑞

云南律師,昆明律師,找律師,打官司,法律咨詢,委托云南|昆明資深律師,重大案律師,知名律師維權,需要婚姻家庭,交通事故,經濟合同糾紛,刑事辯護律師,就上云南昆明律師網
滇ICP備12000640號 滇公網安備:53011202000505號 版權所有:易德祥律師 技術支持:找法網   返回首頁 您是本站第 位訪問者

大乐透开奖结果走势图